反正這就是我愛的女兒

數年前,我的女兒患上了思覺失調。還記得那天,正夕學校考試的季節,街外的天氣不算很冷,女兒學校的孩子們如常回學校考試。一向很少請假的女兒突然告訴我她不想上學,說自己感到很冷,我決定陪伴陪她回學校,跟老師解釋清楚情況。結果,社工和老師評估及商量後,竟然認為有需要立刻停止我女兒的考試。

回想在那天以前,孩子很像有點不妥。她曾經告訴我,有一次她在學校聚會時,要坐在眾人面前,使她感到非常不適,透不過氣來。又有另一次,她跟別的同學二人在早會時傾訴,老師發現後只叫她一人站在眾人面前罰企,面向著同學使他感到非常不舒服。

有一天,社工告訴我孩子好像壓力頗大,精神出現一些問題。我真的感到難以置信,那時的我認為孩子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。直到有一次我在餐廳跟女兒吃飯,發現她不能集中地享用午餐,甚至不停地四處張望。然後,她突然告訴我四周的人在看著她,我才意識到好像有點不妥,並開始相信學校社工的話。那時我真的十分擔心,不知怎樣做。

在孩子患病以後,我盡我所能地照顧她。每一次她病發時,她也表現得非常恐懼,全身也在顫抖。而我在她的身邊,每次也只能緊緊地抱著她。這樣全心地愛著她、抱著她,總會使孩子舒服一點,使她慢慢地平靜下來。

我逐步鼓勵一向內向的她多點與人接觸,結交朋友。同時,我努力尋找學校社工和老師的幫忙,與她們充足的溝通帶來很大的幫助,每次孩子不妥時,學校社工總會第一時間與我聯絡,使我能配合。慢慢地,孩子在學校裏多了一些好朋友。

至於我自己,在過程中經歷著起起跌跌,曾感到很大壓力、無助和擔憂。幸好,我能與我的朋友分憂。而且我家中各人也給予很大的支持,幫忙一同照顧孩子。對我來說,每一個家人的參與也相當重要。我也要工作,怎可能沒有他們幫忙照顧孩子?

慢慢地,孩子定時服藥,逐漸穏定下來,我自己也安心了很多。我也很願意告訴親友們我們的情況,我不介意別人怎樣看我們,反正這就是我愛的女兒。